是一条咸鱼
别问我画风,我没有画风
ooc我是专业的
Drarry中毒,Dipper痴汉,HAIL MARVEL
墙头多以及低产
(๑¯ํ ³ ¯ํ๑)
 

对不起,我沉迷白老师了

光速摸🐟
这种尺度老粉条应该不会屏蔽叭

微博妹子的点梗,点的是天体物理学系德x英美文学系哈,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画出那个感觉来啦【反正我就是在瞎jb叠特效
大概就是哈嫌弃德是理科男不浪漫,然后德就带哈到天文馆看星辰大海(
德: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理科男的浪漫
【宇宙在男人眼里就是浪漫啊!!(瞎jb乱说】


日常小事(德哈 普通人竹马AU)【上】

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吼吼吼我激情社保啊啊啊啊!!!太!!!!太太太可爱了吧!!!!开心到石乐志!!!!表白表白旋转升天表白!!!然后就...心疼一下阿斯托里亚妹子嘿嘿嘿

百年霍乱:

*精英大学生德X足球运动员哈


*普通大学生竹马竹马AU傻白甜甜甜


*设定来自于俊太太的竹马AU系列,可爱到我激情写作! @咸鱼俊太^q^ 


点我看宇宙爆炸霹雳可爱德哈竹马AU






日常小事(上)




阿斯托利亚·格林格拉斯小姐有了个暗恋对象,一个她喜欢了很久的人。那人是他们学校的学生会会长,比她高一级,大二,是个非常帅气的学长。


格林格拉斯小姐第一次看见他是在迎新的时候,她拉着箱子走得磕磕绊绊,新买的小皮鞋蹭着她脚踝,疼的小姑娘龇牙咧嘴的。但她往前蹭了没几步就遇见了那个人,他一只手插着口袋,一只手攥着手机,声音很轻,很开心得样子“嗯,嗯,我知道了,挂了吧。”阿斯托利亚听见了他的声音。


他挂掉电话转过身的时候正好看见站在原地手足无措的阿斯托利亚,似乎还没从那通电话里缓过神来,他微笑着问阿斯托利亚:“怎么了?需要什么帮助吗?”他的声音是阿斯托利亚从未听过的温柔,还带着些难言的缱绻,小心翼翼地,像是怕吵醒什么人一样。格林格拉斯小姐往后退了一步,讷讷地说:“我,我找不到去宿舍的路了……”


“那我带你去吧。”他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,主动地帮格林格拉斯小姐拎起行李箱,这么一个大部分学长都会做的事,却让阿斯托利亚突然心跳加速,也许是第一句话太温柔,又或者是这个学长长得太过好看了,从来没有恋爱过的阿斯托利亚小姐被击中了心脏。


学长把她送到宿舍楼下就走了,那天阳光刚刚好,他的衬衣挽到手腕,休闲裤很平整,干净整洁的样子。阿斯托利亚看见学长的眼睛是灰蓝色的,和她那天穿的小裙子是一模一样的颜色,格林格拉斯小姐捂住脸,偷偷地害羞。


后来她听学姐潘西说起了那个学长,知道他叫德拉科·马尔福,是商学院的一份子,他是校学生会的会长,是大名鼎鼎马尔福家的小少爷,是院草,是校足球队的一员,大部分女孩子的梦中情人。后来潘西看她一脸害羞,又惊恐地告诉阿斯托利亚千万不要试图喜欢德拉科,说他这个人性格恶劣,是个有着玻璃心的小少爷,占有欲强且善妒,就连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发小都受不了他,两个人天天吵架。潘西惊恐地说了很久,可是阿斯托利亚满心满眼都是那个会问她“怎么了?”的小少爷,再也听不进去别的。




他们之间的第二次见面本来应该是在学生会面试期间的,可当阿斯托利亚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坐在了最终面试的位置上时,却没看见本来应该坐在她对面的学生会会长。


“怎么……”那些紧张瞬间被浇灭了,她心里只剩下失望。


“怎么啦?”她正对面的一个面试官笑着调侃,眉眼间带一点很温和的安抚。


“就……会长不来吗?”格林格拉斯小姐很大胆地问,在这种时候她倒是一点都不害羞了。


她这话让周围人笑了笑,毫无恶意的。他们对视了一眼,斜对面的扎比尼先开了口:“又是一个因为德拉科来的,哈?”


不过阿斯托利亚并不觉得难堪,她很有勇气承认自己的喜欢。


“不过嘛,德拉科不会来的。他这会儿忙着呢。”扎比尼促狭地瞥了她一眼,得到了一旁潘西·帕金森的一个白眼。“他能忙什么?不就是看个比赛,个死——”她似乎还想说什么,但看了看周围的人,硬是把那几个单词吞进了肚子里。


“不管怎样,希望能够胜利,不然‘球迷’德拉科先生可不会让我们好过。”另一边的某位部长也笑了笑,似乎对这种事屡见不鲜了。


巨大的失望席卷了阿斯托利亚,她脸上的红晕像退潮的海水一样迅速褪了下去,但她没说什么,只是默默地开始了面试。冷静下来的头脑好像比原来更加清醒了一些,她发挥的不错,临走的时候阿斯托利亚在心里想,恋爱使人变傻这句话真的是有一定道理的。如果今天德拉科坐在她的面前,她一定没法发挥的像现在那么好。


她出门的时候里面还在热烈讨论德拉科的缺席,阿斯托利亚模糊地听见潘西毫不掩饰的抱怨:“上天保佑今晚千万不要有人犯规,不然他准会押着我们逼我们一起辱骂裁判和对方球员,天知道他哪来那么多精力。”


她把门带上,假装不去在意潘西说的是谁。


 


收到学生会的录取通知已经是一周后的事了,接到消息的格林格拉斯小姐忍不住小声的“耶”了一下,她迫不及待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的妈妈,她的妈妈可能又分享给了她的爸爸,而她爸爸,肯定相当委婉地告知了德拉科的父亲——卢修斯·马尔福。第二天早上,阿斯托利亚的微信就收到了一条消息,备注只有一个让阿斯托利亚发晕的名字——德拉科·马尔福,但她冷静的很快,乖巧地加了马尔福,回了一条:学长好。


马尔福的头像很奇怪——一片漆黑里一道撕裂夜空的闪电,她不知道有什么特殊的寓意。一如阿斯托利亚所料,德拉科没有理会这条消息,她过了好一会才收到了德拉科的消息,非常公事公办的语气:“你好,欢迎加入学生会。我是德拉科马尔福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——虽然看起来他是没什么高兴的意思。之后,不管阿斯托利亚再说什么,德拉科都很少再回她了,在等消息的时候阿斯托利亚曾经试着点进德拉科的朋友圈,却意料之内的什么都没有看到——她毕竟还不属于那个分类。


 


他们之间的第三次见面总算没有什么大的波折,那是学生会的一次聚餐,格林格拉斯小姐穿上了那条德拉科眼睛颜色的裙子,跟她浅金色的头发非常搭。聚会的时候阿斯托利亚终于看见了德拉科,那时候天已经渐渐凉下来了,德拉科穿了正式的西装,打了条暗绿色的领带,非常好看的颜色。阿斯托利亚还注意到他举起酒杯的手腕,袖口的袖扣也缀着绿色的宝石。


“马尔福学长很喜欢绿色吗?”她轻声地问,德拉科似乎听到了,转过身来看着稚气未脱的女孩,似乎有些迷惑她为什么这么问,但还是点了点头:“是,我喜欢绿色。”


他笑了笑,露出一点牙齿,是一个让人有些头脑发热的微笑、“那为什么喜欢绿色?”阿斯托利亚努力地想多聊一会,紧跟着问他。


这个问题好像有点难倒乐她无所不能的会长,德拉科愣了一会,然后斟酌着,一字一句地说:“这个我也不太清楚……可能……从小到大这种颜色看的比较多吧。”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像是想起什么了似的,眉眼舒展看,是难得的温和。


“是吗?”阿斯托利亚笑笑,她以为德拉科在敷衍她。可日后她想起来,才发觉原来那时是自己傻了,德拉科没有敷衍她,那种漂亮的颜色确实是德拉科这一生中见过最多的颜色,德拉科没有骗她,是她一直在骗自己。


“那你呢,你很喜欢这种蓝色?”也许是因为父亲的嘱咐,也许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(阿斯托利亚希望是后者)德拉科愿意跟她多说一些。


“嗯,以前不是很喜欢,现在喜欢了。”她低着头,指腹无意识蹭着杯口,也许这就是一个机会了,阿斯托利亚在心里对自己说。


“为什么?”德拉科也学着她那样问。


“可能是,我喜欢的人眼睛是这种颜色吧。”阿斯托利亚浑身发着抖,她还没来得及因为这下意识就脱口而出的隐晦告白害羞一下,就听见潘西发出了“哇哦”一声怪叫。


她和马尔福双双向潘西那看去,德拉科皱了皱他好看的眉毛,问:“你怪叫什么?”他语气很平稳,看起来不像是生气,也不像意识到自己被告白了。


“我没有呀。”潘西转了转眼睛,把头发别到耳后。她那副样子让阿斯托利亚有点讨厌,在那一刻,在她的心里,潘西不再是那个给她带来关于马尔福消息的好朋友了,她变成了一个打断她暗示的坏家伙。


“我哪有怪叫。我只觉得阿斯托利亚这句话特别适合你来说。”潘西笑嘻嘻地,抿了一口酒“傻子呀——傻子——”她拖长了调,像在叹息一样。


“什么意思?”德拉科问道。


“就是, 没什么,嘻嘻。”潘西笑起来,翘着抹了口红的嘴巴,俨然一副智者的姿态。


她和德拉科的对话也到此为止了,接下来他们继续吃喝,而的德拉科则像完成了任务一样,恢复了那副心不在焉的样子。他一手托腮,一手拿着手机,百无聊赖的把手机摁亮又熄灭,直到手机第五次亮起来,阿斯托利亚注意到他眼睛亮了亮,随后神情专注地盯着屏幕,嘴角还带着些微笑。周围很吵闹,但德拉科却毫不在意,他仿佛就是来走个过场,在这个时候,他所有注意力全部给了这小小的手机——或者说,给了这个手机背后的某些东西,某个人。


那副温柔的样子让阿斯托利亚心里一紧,她又想起那天的德拉科,也是那样一副温柔的样子。她咽了咽口水,还是悄悄的问:“学长……在跟女朋友聊天?”


她这句话吓得德拉科差点把手机砸在地上,他慌张的收起手机,一脸莫名地看着阿斯托利亚:“你为什么会这么想?我没有女朋友。”


阿斯托利亚因为德拉科手忙脚乱而几乎停跳的心脏重新开始跳动,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替自己解释:“就是感觉……马尔福学长的看手机的时候样子很温柔,像是女朋友。”


她这句话话音刚落就看见德拉科愣在原地,他好像被自己微信头像上的闪电劈了十几道一样,微张着嘴愣在那里,过了一分钟他才挥了挥手略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没有,就是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。”


“可是你脸上不是这样说的呀”阿斯托利亚在心里悄悄地反驳,但她和马尔福都选择了忽视这句话。


直到聚餐结束的时候马尔福都没再跟其他人主动说话,他只是偶尔跟潘西扎比尼之类的旧友喝点酒,其他时候就坐在角落里端详他的手机,偶尔还会突然的红了耳朵,不过这里的灯光太暗,阿斯托利亚看不清楚。


结束的时候她是跟潘西一起回去的,她们两人并排走着,走了一会儿她听见潘西的声音“你喜欢德拉科?”


阿斯托利亚对她的怨恨因为这句话重新被点燃,她瞪了潘西一眼,迈大了步子“不用你管。”


潘西却没有跟他理论,只是好脾气的笑着“我劝你不要喜欢他,你没机会的。”


“有没有机会不用你说!他只要没有女朋友我就有机会!”阿斯托利亚抱着胳膊,执着地看着潘西,今晚潘西让她很生气,她需要不断的深呼吸才能遏制住转身就走的欲望。


“他没有女朋友?”潘西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似的冷哼了一声“这可真是我听过最大的笑话了。”


“德拉科告诉你的是不?”她凑近了一点,嘴唇上的口红映着路灯红的像是血。“这家伙就这句话不能信,他压根就是个傻子。”


阿斯托利亚没有给潘西回应,她抱着手臂冷冷地看着潘西,这个漂亮的女人耸了耸肩,退回了安全距离:“好吧,你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就会明白了,到时候你会感谢我的。”


“我讨厌你!”阿斯托利亚看着潘西的背影喊出声来,可那个人连步子都没停,她只是摆了摆手,轻飘飘地送来一句:“你应该爱我的。”


阿斯托利亚跺了跺脚,转身走进了宿舍楼,她实在是讨厌潘西,讨厌这个晚上。


 


也许是因为爱情的力量,阿斯托利亚在学生会做的很好,就连德拉科也对她从一开始一个简单的“父亲朋友的女儿”变成了“阿斯托利亚·格林格拉斯”他有时候会叫他阿斯托利亚,会让他帮忙做一些事情,她慢慢拥有了和潘西差不多的待遇。


她跟德拉科待在一起的时间显著变长,在不经意间看到了许多种样子的马尔福家小少爷。也知道了更多德拉科的喜好和习惯。比如德拉科喜欢绿色,喜欢夏天,喜欢足球,=。


可是德拉科身上也总有很多让阿斯托利亚不明白的地方,比如他虽然喜欢足球,却很少看英超,看国家队的比赛,他的注意力似乎都放在了更小的青年队上,看每一场U19的比赛,英超的比赛却只挑极个别的场次看,有时候就算喜欢的球队赢了比赛也看起来并不满意。再比如他买衣服总会买两身,可小一点的另一身阿斯托利亚却从没见过,他喜欢收集球鞋,但一次都没有穿过。


不过这些都是日常小事,阿斯托利亚并不在意。


 -TBC-









查看全文

好.....好像太晚了一点哦.....不不管了,祝大家圣诞快乐!!!

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拽很纯情

© 咸鱼俊太^q^ | Powered by LOFTER